当前位置: 首页 » 公司动态 » 中国经济“硬着陆”可能性不大

公司动态

中国经济“硬着陆”可能性不大

发布时间:2011-07-21

     当前,对于中国宏观经济下一步走势,国内外有继续看好和悲观看空的不同判断,甚至有即将“硬着陆”和全面滞涨的推测。那么,目前中国宏观经济运行状况究竟如何?面临哪些问题和风险?可能的增速下滑究竟是“硬着陆”还是正常周期调整?该有怎样的不同应对措施?7月20日,在由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举办的“学术交流午餐会”上,与会者认为,目前宏观调控总体没有犯方向性错误,因调控导致的中国经济失速和“硬着陆”可能性不大,但“硬着陆”风险不得不防。未来中国经济的潜在增长率可能下降。

经济短期小幅回调 物价压力趋减

  此次学术交流会主讲人、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宏观经济研究部研究室副研究员陈昌盛介绍,当前国际投行、基金组织以及评级机构对中国经济前景多有唱空。其核心逻辑是:一方面,过度投资特别是危机期间的投资,可能引发产能过剩和效益下降,进而引发金融财政风险;另一方面,控制通货膨胀采取的货币收缩政策,如果不到位,则有再泡沫化风险;如果紧缩过度,则可能导致中国经济增速明显下降。经济增速一旦下降,势必进一步使地方债务风险加大,导致不良贷款增加,引发银行系统性风险。如果再加上欧债危机、美国经济减速、日本灾后经济恢复迟缓以及货币波动等因素,都将对中国经济增长产生不利影响,甚至导致中国经济“硬着陆”。

  “不管外界如何看或者出于什么样的目的,我们当前应审慎对待中国经济发展中存在的问题及风险。”陈昌盛说,通过对当前经济运行状态剖析,他对短期中国经济形势有四个基本判断:首先,经济短期仍处于小幅回调之中,但下行的幅度有限,尚没有出现系统性深度回调的迹象。国际经济的下行也应该是一次幅度有限的调整。

  其次,价格峰值临近,下半年物价压力趋减,但是降幅总体有限。过量货币对中国经济和未来两年物价的冲击还将延续。

  再次,目前宏观调控总体没有犯方向性错误,且调控的力度并非很紧,因调控导致的失速和“硬着陆”可能性小,但如果为保增长而放松调控,再度泡沫化的风险则较大。

  最后,地方债务风险虽然严峻,但总体尚未失控,如果经济不出现深度下滑,则短期发生系统性金融财政风险的可能也较小。

  此次学术交流会评论人、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宏观经济研究部副部长魏加宁表示,由于当前经济形势非常复杂,各界对经济“硬着陆”更多的是一种风险预估,而对“软着陆”则可能是一种更大胆预测,换句话讲,如果政策拿捏不好,硬着陆风险确实不小。

  魏加宁认为,根据经济波动规律来看,一般小繁荣过后都会有小调整,大繁荣过后则有大调整,目前中国经济本身也需要进行一次大的调整。另外,中国当前收入差距过大,导致消费需求不足,生产能力过剩。而且,不少分析人士担心美元走势可能反弹,届时会吸引中国资金外逃,再加上地方政府债务启动容易、刹车难的风险,这些都可能成为经济“硬着陆”的风险因素。

  魏加宁说,经济“硬着陆”风险不得不防,这需要更高超的宏观调控艺术。

  需解决好增长潜力和低效率问题

  “短期内没有那么悲观,但中国经济正处在重要的转折点上,一些问题和风险需要重点关注和防范。”通过对中国投资效益下降、货币冲击下资源配置扭曲、劳动成本上升对整体价格影响等方面的分析,陈昌盛针对经济短期应对策略提出了几点建议:第一,改变信贷资金和投资向国有部门集中的态势,是缓解投资效益下降系统性风险的必要举措。第二,在实行货币相对紧缩的同时,要采取结构性减税政策,降低中小企业的运行成本,鼓励其投资和创新,提升我国整体经济的活力和效率。第三,货币政策在未来两年内宜保持适度偏紧,用时间换空间,消化过量货币冲击。增强汇率的弹性,减少国内劳动力成本上升和物价压力,同时减少因外汇占款的货币投放。第四,加快推进价格体系改革,减轻价格双轨制对经济行为的扭曲。在宏观形势允许的条件下,中国也许需要价格再次“闯关”。第五,必须疏堵结合,加快规范地方举债和风险管理制度,制定偿债危机应对方案,建立以权责发生制为基础的政府资产负债管理制度,完善我国宏观风险管理框架。

  学术交流会评论人、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对外经济研究部研究室副主任方晋认为,只有看不见的风险才会造成社会恐慌,当前,中国经济并不存在这种风险。而且,短期内经济也不会出现“硬着陆”的风险。方晋认为,过去30年,中国经济更多的是依靠改革开放取得了飞速发展,现在这种红利已经消失,因此,经济发展需要进一步转变发展方式,调整结构。

  学术交流会主持人、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刘世锦表示,当前经济形势复杂多变,经济中国内与国际、短期与中长期风险交织,但综观全局,需要理清两个问题:首先,经济增长的潜力;其次,低效率问题的暴露以及纠错机制的建立。

  刘世锦认为,未来中国经济的潜在增长率可能下降,这将是一个考验。同时,当前经济形为中有一些低效率风险被掩盖了,如何让这些风险如何正常暴露,需要建立相关机制。另外,资源配置也存在问题,国有与非国有比例不均衡,这些都会对经济发展产生一定的影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