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 » 公司动态 » 母亲溺死脑瘫儿被确认案发前患抑郁症

公司动态

母亲溺死脑瘫儿被确认案发前患抑郁症

发布时间:2011-06-03

泊头新大螺纹量规公司转载:“若重新选择,不会做这傻事”

商报综合消息 2日上午9:30,韩群凤溺死双胞胎脑瘫儿子案在东莞市第一民法院公开庭审。公诉机关认为本案被告人故意杀人,行为已经触犯刑法232条规定,应以故意杀人罪追究刑事责任。鉴于被告人作案时控制能力明显削弱,为限制刑事责任能力人,根据刑法第18条第3款规定,可以从轻或减轻处罚。法院将择日作出一审判决。

韩群凤当庭认罪 辩方希望判缓刑

公诉机关指出,虽然被告人迫于生活的压力,杀害的是自己的两个亲生儿子,但是人的生命价值是至高无上的,是最基础的人权,受宪法的保护,任何人都没有权利剥夺他人的生命。公诉人表示,杀死自己的孩子,服毒自杀却被救活,韩群凤心灵所受的煎熬远远大于将要受到的刑事处罚。

辩护人做了从轻减轻刑罚的辩护,指出韩群凤13年照顾儿子,倾全家财力治疗,但是孩子依然生活完全不能自理,她溺儿后自杀的行为是完全迫于生活压力和对未来的绝望,主观恶性小,社会危害性不大,希望法院能对被告人判处缓刑。被告人韩群凤表示清楚公诉机关指控的犯罪事实,对公诉机关的指控没有意见,当庭表示认罪。

权威部门确认“案发前患抑郁症”

记者前日从权威部门采访获悉,经心理测试,韩群凤被确认案发前患有抑郁症。

诊断书认为,韩群凤被认定为“案发时其行为辨认能力正常,控制能力明显削弱,对本案应评定为限制刑事责任能力”。

引发社会关注 558个签名呼吁轻判

在案件侦查阶段,就有数百村民为韩群凤联名求情,在媒体报道之后更是有数十万网友表达怜悯。截至5月31日,有关方面共收到签名558个,签名者包括学生、教师、公务员、公司职员、农民工等。

广州一脑瘫儿母亲曾希望出庭作证

在此前,为声援韩群凤,广州脑瘫儿妈妈杨明明(化名)曾希望以证人身份出庭,以自身经历向法庭讲述脑瘫儿母亲面临的精神和经济压力。 杨明明说,社会群众甚至包括脑瘫儿父母对脑瘫本身关注太少,几乎所有脑瘫孩子的悲剧只有靠家庭独自承受。(综合中央人民广播电台、南方都市报、法制日报)

“想到孩子将来,自己很痛苦”

公诉人:儿子吃了安眠药后你做了什么?

韩群凤:浴缸放了一些水,当时我喝了酒,把孩子抱到浴缸,当时头脑很不清醒,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。

公诉人:什么时候开始产生杀害孩子然后服用农药自杀念头?

韩群凤:开始想到自己自杀,但是想到孩子不知道以后怎么办,想到孩子将来,自己很痛苦。

公诉人:得知俩孩子诊断为脑瘫,想过放弃吗?

韩群凤:没有。

“不想孩子残疾的过一生”

陪审员:你有没有认为任何人的生命都是神圣的?

韩群凤:我感觉人死不能再生。我非常后悔,也很痛心。

陪审员:杀死小孩是对于前景担忧?还是家庭负担?

韩群凤:担心两个小孩前途,他们越来越重,走路都成问题,但是我年纪越来越大。

辩护人:为什么没有申请救济?

韩群凤:我想通过自己的努力照顾两个孩子。他们也没有独立生活的能力,这是困扰我最大的问题。

审判员:为何去年才给孩子评残?

韩群凤:我希望通过自己努力,不想他们就残疾的过一生。

“如果重新选择,不会做这傻事”

公诉人:韩群凤并不是想独善其身,是不想拖累丈夫和家人。鉴于本案情况、背景以及被告是限制行为能力人,以及在庭审认罪态度,请合议庭给予充分考虑,让判决实现法律效果和社会效果的统一。

韩群凤:我对我自己的行为很后悔,如果还可以重新选择,我不会做这样的傻事,我会让社会来帮助我,我不会做这么极端的事。

韩群凤1998年6月5日生下一对孪生儿子,后经医院确诊均为脑瘫,日常生活不能自理。韩群凤夫妇得知后没有放弃对两个儿子的治疗,十几年如一日不离不弃。直至2010年11月20日晚,因见两个儿子的病情仍没有好转,韩群凤决定不再拖累自己的丈夫及家人。韩群凤趁丈夫外出之机,在东莞市寮步镇西溪村的家中,让两个脑瘫儿服下安眠药熟睡后,先后将一对脑瘫儿子按在浴缸里溺死,然后自己服下农药自杀。

次日8时许,丈夫来到房间发现两个儿子及韩群凤均不省人事便打120求救。经医生检查,证实两脑瘫儿已死亡,而韩群凤经抢救康复,被警方抓获归案。

上一篇:联系我们

下一篇:新大螺纹量规